“我被打得莫名其妙的,就是調解了很正常的學生糾紛,然後就在教室內被毆打。”吉林市船營區第二十五小學校3年4班班主任郭鑫躺在醫院病床上無奈地說。(11月15日《新文化報》)
  郭老師覺得“莫名其妙”有兩層意思:一是在被打當時不知道原因;二是當知道被打原因後,也認為沒有挨打的理由。但事實上,被打的原因十分簡單,起因是郭老師在調解兩名打架學生之間糾紛的時候,拽了下一個後來才知道被人稱為“少爺”的學生,因此郭老師就“惹禍”了。
  其實,在郭老師被打前,所謂的“小少爺”的不可一世已經昭然若揭。這是發生在郭老師調解完學生糾紛一個小時後的一幕:被郭老師拽了一下的孩子,在班主任金老師陪同下找到郭老師,孩子指著郭老師問:“3年4班老師,你憑什麼拽我?跟我有什麼關係?”估計郭老師已看出來者不善,就跟孩子道歉了,說“老師對不起”。讓人想不到的是,孩子的班主任金老師真的像一個孩子僕人,低三下四地說道:“你看這樣可以不?老師都跟你賠禮道歉了。”然後告訴郭老師“這是我們班的小少爺”。
  這一幕比起郭老師後來被打,似乎更有“看點”。即使後來郭老師被“小少爺”的“家丁”們毆打是這起事件的高潮,但這段鋪墊卻十分“搶戲”。因為,所謂的“小少爺”,已經不僅是家庭溺愛下的“昵稱”,而且是在學校得到了班主任認可,並按此身份加以庇護的角色。那麼,郭老師被孩子在班主任的陪同下興師問罪後,再被孩子的“家丁”們毆打,就沒有多少意外了。
  然而,如此敘述是有些穿越感的。因為,要讓上述情節合乎邏輯,必須倒退若干年代,甚至朝代。誠然,再文明的社會也有貧富差別,但在現代文明社會,無論貧富貴賤,只是物質財富上的差別,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在家庭內部,無論把孩子喚作“小少爺”或“小兔崽子”,在不同的家庭都是可以量力而行的。但在法律或社會規則面前,沒有貴賤之分。如果權力和資本造就的權貴階層,不但擁有極大的物質財富,而且在法律和社會規則面前擁有特權,那麼,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社會現實,會帶來什麼樣的社會後果?
  “小少爺”事件的問題在於,某些權貴階層已經把財富帶來的優越感,變成了高人一等的貴族意識,不僅在物質享受上,而且在社會關係中爬到了普通人的頭上。更可怕的是,這種有悖於文明社會的封建傳統陋習,還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有些人的默認。就拿這位“小少爺”來說,至少在學校中,他已經是一個人見人怕的“貴族子弟”。郭老師說,“小少爺”這個名稱不是第一次聽說。“半個月前,體育老師用手指點了這個孩子,結果體育老師就被他家的司機給打了,對方當時就揚言不許有人動‘小少爺’。這次,我就都明白了。”
  郭老師明白了,社會上又多了一個明白某種潛規則的人。而半個月前就發生過類似事件,半個月後還能故伎重演,誰說這所學校沒有默認或接受了這種潛規則?假如等到人人都“明白了”,都無奈地接受了,我們的社會應該稱作“復古”還是“穿越”?因此,“小少爺”給社會階層分化敲響了警鐘,讓我們認識到依法治國的重要性。否則,在難以避免的貧富差別中,一旦連帶著社會關係的分化,形成新的“貴族”和“庶民”,那麼,還怎麼構建和諧社會?
  文/知風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小少爺”給社會階層分化敲響警鐘)
創作者介紹

教練alvin

rpficljcohnn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