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17日,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發動的軍事攻勢已過一旬,至少造成22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上千人受傷,死傷者多為平民。16日經埃及調停,以方主動停火,但控制加沙的哈馬斯拒絕並繼續發射火箭彈,6小時後以軍恢復攻勢。17日凌晨,應聯合國緊急要求,以方再次單方面停火,以滿足人道主義需求。這是一輪血腥的暴力循環,也是巴以間再次上演的老劇本,教訓值得深思。
  單論雙方損失完全不成比例,以方只有一人死亡、4人受傷,巴方卻損失慘重,姑且不說戰爭破壞造成的巨大經濟損失,僅人員傷亡都為近年罕見。即便如此,巴以喋血也沒有分散輿論對巴西世界杯的狂熱關註,部分巴方同情人士痛心疾首,斥責國際社會和輿論漠視加沙戰事,缺乏同情心乃至冷血,更有甚者指責以方對各國輿論公關成功使然。
  這種聲音客觀描述了國際組織、各國政府和新聞媒體針對加沙流血的重視程度,因為巴以彼此襲擊不謂不烈,巴方傷亡不謂不重,但呼籲停火,譴責暴力,敦促和談的聲音不占主流,每日攀升的巴方傷亡儼然一堆冰冷的數字。當然,這種聲音也未對當下輿論冷漠的現象做理性分析和判斷。應該說,一系列因素導致巴以衝突輿論生態發生變化,如果不認識不承認這種變化,特別是巴方有關組織不順應形勢調整立場和策略,遭遇冷漠的局面恐怕難以改觀。
  此輪衝突來龍去脈很清晰:6月12日3名以色列定居點青少年在約旦河西岸被綁架,以方指責是哈馬斯所為,敦促巴方釋放3名青年,併在約旦河西岸地區逮捕上百名哈馬斯成員。6月30日,3名失蹤以色列青少年屍體被髮現。7月2日,3名猶太定居者綁架並虐殺一名巴勒斯坦少年以示報複,引發巴方憤怒。隨後,哈馬斯向以方境內發射火箭彈,以方發動代號為“護刃行動”的大規模報複,哈馬斯大本營所在和火箭彈發射來源加沙地帶成為主戰場。
  還有一個核心問題更需要釐清,即哈馬斯與以色列的相互立場和態度。哈馬斯至今拒絕承認以色列作為獨立和主權國家在本地區生存的合法性,也遲遲不肯在其憲章中刪除滅以條款;以方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簽署奧斯陸和平協議21年來,哈馬斯也基本持反對態度,並長期堅持暴力抵抗和武裝鬥爭兩種傳統方式解決巴以爭端。
  依據哈馬斯的邏輯和宣傳,以色列乃全民皆兵之國,又非法占領巴方土地,理論上而言“不存在”無辜平民,即使定居者也是變相占領者,且以方一直對巴方平民濫用武力,因此,它有理由不加區別地對待以方軍人與平民,包括以自殺爆炸方式襲擊以方平民目標。基於上述原因,以方歷屆政府視哈馬斯為恐怖組織,美國和歐盟也支持這一立場。
  與哈馬斯立場差異巨大的是,構成巴解組織骨幹的法塔赫承認以色列作為主權國家存在,願意恪守和平協議,併在最終地位談判中解決包括定居點前途在內的所有遺留問題,而且一貫譴責針對平民的暴力和恐怖襲擊。這種分歧導致雙方不和甚至長期反目,致使巴勒斯坦社會形成巨大分裂和加沙、西岸分治達7年之久。
  但是,不接受奧斯陸和平協議的哈馬斯卻樂意利用該協議搭建的權力平臺,積极參与過渡自治選舉並一度成為執政黨,同時又沿用傳統的對以思維和立場,引發以方敵視和封鎖。困於加沙的哈馬斯為避免被邊緣化或打破僵局,不斷使用火箭彈發動襲擊,進而對以方安全構成實質性甚至顛覆性威脅。視國家安全和國民生命為最高價值並完成從加沙撤軍的以色列,從2009年起,數次對加沙哈馬斯發動大規模軍事打擊,每次都給巴方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
  正是這樣的歷史背景變化,導致國際輿論針對巴以衝突的態度發生微妙調整。更深層的因素是,巴以衝突長期化、日常化已讓外界感官疲勞和神經麻痹;阿拉伯國家各種內部衝突和亂象分散了聚焦點;不斷泛濫的國際恐怖主義和濫殺無辜,激起人們對地區衝突的複雜心態和情感。哈馬斯發言人近日公開宣稱利用“人體盾牌”阻止以色列轟炸武裝目標十分有效,此舉體現了刻舟求劍式的思維固化,也無助於減少巴方損失和博得國際同情。
  巴以和平既然已成為雙方主流認知和戰略選擇,並且得到國際社會普遍背書,無論多大困難都應該堅持下去,即便遭遇挫折也不應重返暴力和衝突模式,因為衝突與戰爭將遵循另一套游戲規則和邏輯,而巴以軍事實力的巨大懸殊決定了巴方只能吃大虧,蒙受災難性損失。馬曉霖(博聯社總裁)  (原標題:巴以衝突:暴力循環的教訓與思考)
創作者介紹

教練alvin

rpficljcohnn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